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艾叶米果

绽放吧,哪怕是瞬间的美丽

 
 
 

日志

 
 
关于我

系江西省作协会员、省杂文学会会员,本博客除注明作者和转录外,均为原创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是谁弄丢了麻州  

2011-11-27 09:02: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日,本来约好下午一点钟赶往麻州游玩。只是因为有个朋友去了九龙山,我只好等他们一阵。下午近三点时,我们的车队才出发。

四月,在蒙蒙细雨中,我曾与麻州有过约会。那天,一群相同爱好的朋友,顶着寒风,冒着小雨,嘻笑着,闯进了麻州的怀抱。记忆美好而细腻。细如轻纱的雨丝。柔软温存的草地。还有一排排梦幻中的绿树,高高瘦瘦,亭亭玉立,就像一群的年轻、洒脱的青春少年。我们在草地上打滚,在树丛中漫步,快活的嗓音惹得整个树林都笑弯了腰。

可是,今天的麻州究竟怎么了?一下车,撞入眼帘的是翻卷的黄土,一层又一层,好像被人剥了皮似的。还有散漫的几辆汽车直闯进麻州的心房,和四周的树林极不协调。走进树林,稀疏的树木三个一群,四个一伙,如同美人迟暮,正在那儿孤芳自赏。一条新开的大路就像裂在麻州腹部上的刀缝,煞是触目惊心。我们只在树林中走了十几分钟,意识中刚刚酝酿一点好感。恍惚中,麻州的尾巴却突然暴露无遗。呀,这就到了尽头?人群中有人丧气地叫了起来。还有人当即质疑我印象中的麻州。我忍不住争辩了几句。立即就有人反驳道:“那你带我们去,这样的麻州在哪儿?总不会你把他弄丢了吧?”他的一句戏谑,引来了大家的哄笑。

“可能是在水的上游吧?”猛然间,来到了记忆中的河边。我高兴地指着远处的沙洲叫道。

“那走吧。”有人跟了过来。随即大家都兴味盎然起来,脚步也轻快了些。

天已渐渐地黑了下来。同来的章先生因为车子陷入了沙坑,叫了几个朋友正在树林外拖车。我们一边走,一边不时打电话询问拖车的进度。

路越走越宽,眼前的光亮也一点一点地放大。走了一会儿,蓝天陡然挂在了头顶,一片冬日的阳光暖暖地照在身上。

我一直低着头,接听着电话。忽然,有人指着前方惊叫道:“什么麻州?不就是一个大坝嘛。”

我匆匆地挂了电话,将手机塞进了口袋。顺着大家惊愕的目光瞧去,果然,河对面根本不是什么树林,而是一览无余的沙滩,几台大型的机器正在紧张地作业,一座高大的土坝赫然耸立。

“这,这究竟怎么回事?”我看着大家疑惑的眼神,结巴起来,“真的,还有一个很漂亮的麻州,不骗你们。可能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副麻州,正麻州正躲藏着呢。”

“我看,正躲藏在你的口袋里呢。”一直没有作声的肖女士打趣道。

“哈哈……”众人放声大笑起来。

“我们再找找吧。恐怕就在下游。”又有人提议道。

阳光的影子渐渐拉长,树林中也渐渐变得黑乎乎一片。

“回吧。弄丢了就弄丢了,天黑了,怕是找不到了。”我的妻子看着我的举动,似乎啼笑皆非。

 “是我弄丢的吗?”我感到不可理喻,愤愤道,“我明明记得,麻州就在这儿,她就是这么漂亮。”

但再也没有人接过我的话茬。也许他们没有看到我描绘的美景,心中有些失落。也许,他们跟我一样,正在思考:究竟是谁弄丢了麻州?

车子无言地行驶着,强烈的灯光将前方的路照得透亮。

                                                       (速写于2011年11月27日早上)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