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艾叶米果

绽放吧,哪怕是瞬间的美丽

 
 
 

日志

 
 
关于我

系江西省作协会员、省杂文学会会员,本博客除注明作者和转录外,均为原创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古典而纯净的心灵吟唱  

2011-11-17 15:06: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典而纯净的心灵吟唱

                 ——读谢国才的诗

   毫不客气地说,眼下的社会有些喧嚣,有些浮躁。在网络世界,所谓的作家和诗人已在批量生产,垃圾一般的文学作品堆积如山,污染着人的眼球,窒息着文学的生命。然而,当我读到谢国才的诗句时,眼睛却为之一亮,随着诗意的流淌,心弦也为之颤动、与其一起产生共鸣。从严格的文学意义着眼,将谢国才的诗放在文化的视野中考量,放在一种历史的纬度上品评阅读,或许你就能领悟到什么叫做平和与纯粹。

我的第一个纬度是:心灵上的自觉净化、精神上的自我追求。

随着市场经济秩序的建立健全,对外开放的程度由此走向纵深。文化的交融和碰撞,让诗歌变得更加摇曵多姿,但同时也使不少人患上了外来文化“消化不良症”,或随性而为的反讽、或自以为是的油腔滑调,甚至退化成毫无韵律的漫骂。这些诗句放大了现实中的丑陋,夸大了内心的不满,变得愤世嫉俗或声嘶力竭。难能可贵的是,谢国才却与之绝缘,在他的诗句中,看到的是纯净的目光,听到的是宁静的歌唱。“不要哀怨/淡泊是流水的箴言/你看看暮春看看星河/看看身后的城市和云烟/韶华是否还会久远……”(《四月的纪念》)面对生活中的不如意或是人类的不幸、苦难,诗人即使难以逃脱内心的挣扎,流露出徬徨和忧伤,但仍旧看不到灰色和绝望,更没有聒躁和嚎叫。他依然通过建构纯净、详和的意象来述说,显得从容、随和,充满着一种安详、优雅的美感。比如:“白杨未陨落最后一抹赭黄/风中,芦苇的颤音/渐远渐悠,深入疲倦的田野/孕育一季的辉煌,收割殆尽/稻草堆是土地惟一的守护者/天空旷远得一尘不染/湛蓝的背景下/飞鸟寻觅着什么……”(《空茫的秋天》)如此和谐的画面,得到的是精神上的净化,心灵上的愉悦。具体以《黄昏的站台》为例。“总有悠长的叫卖声把天地喊得寂寞/总有匆匆的背影来去如梭/你一千次侯在站台凝望斯人/你一千次心河暴涨泪雨滂沱”,先以“叫卖声”和“背影”两个具象勾勒出一幅站台的轮廓,再以两个“一千次”总起,情绪开始饱满。接着是一连串的意象,用几个典型场景,演绎发生在站台上的感人故事,虽然时间、方位都可能有所变化,但人类共有的情怀不变:离别、等待、感伤、思念……

小店懒懒地收拾摊子

收拾太古的思绪和夕阳的静默

你遥想灞涘的长亭短亭兰舟抑或廋马

秋蝉拨着弦子呜咽旧韵老调

老调里呜咽迷乱的离人

烟花江南风沙塞北

剩依依杨柳风里叹岁月消磨

    最后再以凝练的语言收束:“要走就带走你所有的行囊/要留就留下你所有的歌/生命的列车原本在聚散中驶来驶过/你为什么伫立依旧/望断淼淼秋水重重关河”。此时的读者早已融入其中,化成了其中的“你”,主题由此深化,余味悠长。正像古代江淹《别赋》里所说的“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黄昏、站台,也俨然构成了一个精神的象征。

纵观谢国才的所有诗歌,都能明显地感受到诗人热爱生活的火热激情,更能体会到诗人守护一方净土的坚定执著,以及他那颗细腻、委婉的诗人之心。

     我的第二个纬度是:形式上的自觉美化、语句上的自我锤炼。

     光有纯净的精神内核还不行,必得寻求到一种与之相配的外在表现形式。诗人显然在着力追求形式和内容的有机统一,于是他积极汲取中国优秀传统文化营养,丰富自己的艺术修养,拓展自己的诗歌创作之路。应当说,诗人的努力没有白费,从他的诗句中,我们不但可以感受到其中内在的节奏美,而且还能接受到一种古典诗歌式的语感美,语句优美隽永。古人写诗讲究词句的锤炼、推敲,最著名的莫过于唐代诗人贾岛的故事,为了“鸟宿池边树, 僧推月下门”诗句中的那个“推”字绞尽脑汁,苦思了几日。谢国才深得其中三昧,孜孜追求诗歌的艺术美。“梧桐搅乱月光/斑驳一地碎影/叶蝶旋转一生最美的舞蹈/恰如桃飘与李飞/行人在风中追赶日历/匆匆成一季的风景”(《穿行风中》)在这里,诗人几乎将古典诗词直接嵌入,古诗味道十分浓厚。“岸柳青青/伤心惊鸿的倒影/东风不会不来/蓬洲幻景依稀多少三月/飞絮舞蝶竞惹芳踪”(《如果沉默》)诗人精心营造的古典式意境在这儿得到了充分体现,一言一景,一步一画,步步深入,引人入胜。又如:“冷吗/单薄的身躯在九月颤抖/露水潮湿了眉宇/我知道/你在彼岸等候/等候了三十六个/一年一度的月圆之夜/等我在日渐消瘦的九月/今晚我要渡桥/度人度己/度如霜的浮生/所有的水声和咏叹调/都将是沉淀”(《三十六节浮桥》)像这样的语句在谢国才笔下随处可拾,已初步显现出作为“这一个”诗人的独有特色,值得评家关注和鼓励。

我和谢国才从未谋面,也不曾打过交道。他的诗也读得不多,后听徐春林介绍,才知他是一个中学教师。这就印证了我本来的猜想。读他的诗歌,确实有一种非常平和的感觉,透过文字,我依稀看到了诗人沉静的面容和深邃的目光。正如他自己所说:“诗歌创作崇尚古典意境和时代感的交融。”这个方向无疑值得探索,只是希望诗人以后在斟词酌句时能尽量自然些、不露痕迹些,千万不要被形式所伤,另外,在诗的主题开掘上力求更深一些,力戒直白和平淡。

 

 

 (应九江作家徐春林文友之邀替中国戏剧出版社即将出版的文学作品集〈树·在场地图〉一书而写)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