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艾叶米果

绽放吧,哪怕是瞬间的美丽

 
 
 

日志

 
 
关于我

系江西省作协会员、省杂文学会会员,本博客除注明作者和转录外,均为原创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奔腾的赣江  

2010-06-07 10:13: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奔流吧,赣江

       从莽莽的大庾岭走来,从青青的武夷山走来,章水与贡水就像一对多年未见的孪生兄弟,来到赣州,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汇成了浩浩汤汤的赣江。这赣江由南朝北,逆势而上,一路飘荡,九曲回肠,最后化作一尾乖巧的美人鱼,纵身跳入浩如烟海的鄱阳湖。

     千百年来,赣江总是敞开她那雍容大度的胸襟,用她那甘甜的乳汁,哺育着两岸的万物生灵。因了赣江的慷慨大方,数百里村镇物阜民丰,享受着“鱼米之乡”的盛誉。

春天,赣江浪漫而多情,漫步江岸,柳树含情,杨花随卷,唐诗宋词里的意境在这儿被描述得清丽而鲜明。晨曦里,众多小舟乘风破浪,徐徐靠岸,那劳累了一夜的渔民们,三三两两步上江岸,从船里提出一串串活蹦乱跳的鲥鱼、鲤鱼、鲢鱼、青鱼……贩商们蜂涌而上,抢着倒进自己的水缸或车厢。夏天,赣江热烈而奔放,浑身流淌着诗情与画意。一江清丽逶迤北去。纵目四望,或重峦叠嶂,一片青绿;或白鹭翔集,空中鸣唱;或万顷碧浪,稻花飘香,景色蔚为壮观,一群群小孩儿光着屁股争先恐后地跳进江中,嬉戏游弋,溅起的水花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秋天,赣江文静而内敛,她没有了雍肿,也没有了急躁。你看她,既不理会两岸成山的稻谷、硕果累累,也不注意堆满船舱的鱼虾、鸡鸭成群,只是安然地静静地赶着自己的路,不居功,不扰人,流呀、流呀,一直朝着前方的目标。

          然而,奇怪的是,人们并不在意区分赣江的四季。却对夜幕下的赣江风光,一见钟情。也许是身居江边的原故,我常常在夜里,披一袭星光,搂几缕诗魂,急匆匆地赶着去与赣江约会。月光下,江水泛着青白,一改白日里的喧哗,一副蹑手蹑脚的模样,唯恐惊醒了天上月宫里的嫦娥。这时的她,不时发出阵阵轻微的娇喘声,我不但能听到她“怦怦怦”的心跳声,还能真切地感受到她那特有的温软清新的体香。坐在她的身边,沐浴着江面上吹来的清风,目送着她远去的背影,我顿悟到生命个体的渺小和短暂。古人曰:“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说的大概就是这种心境吧。沿着江岸朝上游走去,暮色中那棵长了数百年的古榕树,更显得高大挺拔,生机盎然。在脚下,她发达的根系纵横驰骋,深深埋进了赣江的怀抱,尽情地吸收着丰富的营养;向上看,古榕树挥动着千万条手臂,还有蓊蓊郁郁的枝叶,迎风招展,英姿飒爽!长长的古城墙依偎着大树,蜿蜒东去,构成了夜幕里一段深不可测的剪影。据史书记载:宋朝时,守卫万安城的数百将士,正是凭着赣江的天险和坚固的城墙,才抵住了土匪的凶猛进攻,保护了一城的百姓。历史的剪影渐渐淡去,月色中走来了一群穿着彩裙的姑娘,叽叽喳喳的说话声像那天上的星星一般,珍珠飘洒,全撒在了宽阔的江面上,溅起点点光芒。原来,姑娘们洗浴完毕,总喜欢结伴成群,到这江边来搓洗衣裳。她们嬉笑打闹,呢喃软语,一边清洗着衣服上的汗水与污垢,一边搓洗着身上的疲惫与劳累。柔软的江水,此刻就像母亲温暖的双手,抚摸着姑娘们娇嫩的肌体,也抚慰着她们纯洁的心灵。顺着弯曲的江岸,摆布着数十家夜宵摊子,因沾了赣江的地利而生意兴隆。一群群客人冲着从江里新捞出的鱼虾美味、冲着这江边秀丽的夜色、冲着这难得一遇的凉爽夜风,纷至沓来,填满了大小饭馆。一位姓郭的农民大哥,依江开了家鱼头小店,靠着鱼头汤、爆鱼鳔、煮乔白等十多个特色鱼宴,几年间就赚得盆满钵满,建起了大高楼,开上了本田车。发家后,他逢人便说:“我是沾了赣江的光,没有这条江,我什么也赚不到。”今夜,郭老板一如往常,站在自家的高楼大厦门前,不停地扬着手,高声地招呼着客人,一脸的自豪与快乐。

        再往前,便是巍然耸立的万安水电站大坝。虽然夜色隐去了大坝的某些角落,可是它高大伟岸的身姿却依然气势磅礴、不同一般。千里大赣江,一路劈山凿岩,奔腾呼啸,曾经创造多少险滩和暗礁,也曾酿就多少血泪惨剧和苦难。当年,文天祥一曲“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喊出了渔民、商旅的苦恼与恐慌。而今,时代进步,科技发展,党和国家挥舞如椽巨笔,就在惶恐滩头抒写下一首首豪迈诗篇:削除险滩、筑起大坝、创造能源。从此,千里赣江上升起了一颗璀璨的明珠,照亮了千里通途,映红了大江南北。夜更深了。水电站厂区里的灯,已经一盏一盏地亮起来了,一瞬间,眼前变成了一个光明的世界!我看见一群群朝气蓬勃的市民,正聚集在大坝前的广场上跳舞,动作奔放,舞姿翩翩。我虽然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可我看到幸福正在他们的脸上闪闪发光。那一群中小学生,正坐在灯下认真地学习,看书的口中念念有词,写笔记的不停地奋笔疾书。还有一个老年妇女却安祥地坐在灯下,全神贯注地织着毛衣,她的小孙女欢叫着,正在草地上追逐着一只黄绒绒的小狗。

       此时此刻,聆听着那欢歌笑语,凝视着那迷人赣江,我真想将千里江水化成一帧洁白的宣纸,挥毫泼墨,一任心中的万千感慨自由挥洒,将这眼前美景描绘成雄伟壮丽的锦绣图画!然而,我知道,纵是赤橙青绿黄蓝紫七色并用,也难以描摹出青山的深绿,更难衬托出浪花的纯洁。

其实,赣江就是一幅在江西大地上徐徐展开的长篇画卷。蓝天白云是写意,世事变迁是工笔。画上有城市,赣州、吉安、樟树、丰城、南昌……几十座城镇,血脉相通;几十颗宝珠,一线相连。画上有人物,文天祥、杨万里、欧阳修、解缙、朱耷、熊佛西、康克清……众多的赣江儿女踏波而来,一个个浸润着赣江水香的名字在流水中鲜活,荡漾,渐渐演变成历史长河中一圈圈永不消失的涟漪。无论走到哪里,我的心里都藏着这幅画。只是我没有想到,还有比我更爱赣江的人。去年,打工多年的三姨父从福建回来,行李还未进家,人却一个猛子扎进了赣江。他在江中尽情地畅游,大声地唱歌,好像还是当年那个光屁股的孩子。住了几天,临走时,三姨父拿着家里空了的矿泉水瓶,一口气地跑到江边,什么话也不说,只是一个劲地往瓶里装水。“你何必呢?”三姨莫名其妙,上前阻止道,“外面没有矿泉水买么?”三姨父瞪了她一眼,粗鲁地夺过瓶子,继续装水,样子挺吓人。装完水,他突然俯下身子,伏在江边,像牛饮水一般“咕嘟咕嘟”地猛喝了一口水,尔后站起身来,用袖子擦了一下嘴巴,向着天空长出了一个气,似乎挺满足。我有幸看到了这一幕,不知怎么,当时我的眼里也如这赣江一般,水汪汪的。

         青山遮不住,毕竟“北”流去!向北,向北,向北,赣江犹如一把灵巧的剪子,折叠着江西这方秀美的丝缎,剪裁着阳光风雨,剪裁着一个又一个村镇与田园,剪裁着朝来夕往的日子和五彩缤纷的历史。凝望着浪花飞溅、江水汹涌的赣江,我的目光也随着这浩荡的水势一路飞驰,锐不可挡…… 

    (载吉安晚报、散文百佳,获2010年中国散文学会主办的全国散文作家论坛征文大赛一等奖,2011年5月13日以“赣江情缘”为题发表在赣南日报副刊头条)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