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艾叶米果

绽放吧,哪怕是瞬间的美丽

 
 
 

日志

 
 
关于我

系江西省作协会员、省杂文学会会员,本博客除注明作者和转录外,均为原创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隔壁有个她(纪实小品原创)  

2007-10-23 19:10: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一回咱们可有好戏唱了。

据可靠人士称,我的隔壁最近就要搬进一位新邻居了。搬迁,本属平常之事。可喜可贺的是,做我们新邻居的居然是位刚从井冈山教育学院毕业的、教英语的的妙龄女郎。

虽然,新邻居其他的情况目前尚不清楚,但光有这一条就足以令我等欢呼雀跃了。这无疑给我们死水一样的生活注入了新鲜的血液,无疑给了我们一点朦朦胧胧的、若有若无的渺茫的期盼。

大郭即使已经结婚,却也对此乐得屁颠屁颠的。

中毛高兴得只管直呼:“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小廖呢,看够了诸位的狂欢,冷不丁冒出一句:“诸位,如果说这位新邻居脸上生满雀斑,又其奈他何?”狂欢的几位一听,顿时都像泄了气的皮球,瘫在床上一动不动。

中毛首先打破沉静,他鼓起勇气描绘着:“不可能,一般说来,越是名字男人化,这个女孩越漂亮。她应该是柳叶眉,樱桃嘴,一根苗条身子袅娜袅娜的------”

“不对,不对!”小廖不客气地批评道,“这是营养不良症,她应该是体态丰满,面目清秀,一笑两个酒窝挺那个迷人-------”小廖之所以要丰满,你一看他的膀圆大腰就明白了。

正当大家描绘之时,小邱气喘吁吁地闯了进来,大声地宣布:“请安静,本人宣布一个有关新邻居的重要新闻。”大伙儿立即停了口,一个个直竖起耳朵。

可恶的小邱故意卖关子。等到大家伸得脖酸耳木时,才轻轻一指,说:“你们看,她来了------”

几位刚想伸出脑袋,被大郭一个猛拍拍了回去:“瞧什么瞧,没闻过女人味似的,真没出息!”说罢,“砰”一声,关门了。大伙儿扫兴地缩回了脑袋,一个个各怀心事,仰望着天花板出神。

蓦地,“嗒,嗒、嗒------”走廊上响起了清脆的高跟靴的踏地声。来了,来了-------大伙儿屏声收气,纹丝不动。

小廖这个不争气的东西,硬是眯着眼,从门缝里看了一会。

“怎么样?”等他抬起头的时候,大伙儿急忙问道,神情都很紧张。

大郭看着诸位那幅如临大敌的势头,只有摇头的份儿。

隔了许久,小廖一本正经地下了结论:“看样子,背影还是可以的。”

“真的吗?”中毛有点喜滋滋的味道。

“至少我是这么认为。”小廖惜字如金。

大家却急不可耐,都渴望有详细一点的描绘。“没有了?”

“没有了?”小廖解释道:“大郭关了门,门缝里只能看一点点,不及周围。”

大伙儿都很失望,各自低下了头,又想起了各自的心事。大郭发现诸位已经深陷其中,不能自拨,一人怏怏地回了寝室。

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已是一月。其间新闻断断续续也有一些,但已没有往日的噱头。至于新邻居的相貌居然被小廖一语中的,“雀斑”确有若许,不过从正面看“应该还是可以的”。日子平平淡淡地流,每个人脑海中究竟策划了什么“阴谋”,我不得而知。只是偶尔见中毛、小廖在新邻居房间里吃桔子、嗑瓜子,亦当是一种普通的交往而已。

谁知那天,又出了一件“大新闻”,让小廖、小邱一干人气得咬牙切齿。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早上,我们都在走廊上吃早饭,有说有笑,心情极好。远远的,看见新邻居捧着饭盒走来了。

小邱是吃“软饭”的主,他一见,犹如耗子见了猫,赶紧躲回了房间。

新邻居踱到诸位面前,微微一笑,说:“毛老师,我的饭吃不完,你要吗?”话毕,夹起一大块饭轻轻地放进了中毛的饭盒。

这一幕既让我等大开眼界,又令我等面面相觑。更糟糕的是,在后来的谈笑中,新邻居竟敢多次当众说:“毛老师,你称得上是个‘温柔型’的男人。”

是可忍,孰不可忍。

新邻居一走,中毛胆战心惊,拔腿便跑。

果然,小廖第一个冲了上去,铁塔似的他挥了挥拳头,说:“老实交待,你在她面前说了我什么坏话?原来我在她眼里,形象还是可以的。”“叛徒,奸臣!”小邱声嘶力竭地大吼。

    中毛被吓得双腿直打抖。

我们都觉得,心里的一件完美的艺术品不小心掉在了地上,被生生地打碎了。

中毛有口难辩,一个劲地说:“我也不明白,真的,我也不明白。”这臭小子不知是装疯卖傻,还是另有隐衷?

后来发生的一件事,证实了中毛的“清白”。这件事彻底摧毁了诸位心中那个渺茫的、若有若无的期盼。

那是一个“黑色的星期五”。当时天空正下着小雨,大地一片迷濛 。

我们几位正在玩扑克。突然,大郭走了进来,他沉稳有力地说:“我告诉大家一个不好的消息,请大家听了不要昏迷过去。”

小廖不耐烦地打断他的话,说:“别吵,我们打扑克。”

大郭并不理会,边退出房间边说:“新邻居的男朋友来了。我已经荣幸地受到接见。等一下就要接见诸位了。”

“你他妈的胡说什么?”小廖不等大郭说完,一个箭步跨到门边。

“小廖,出牌。”我催促道。

“我不打了,打个屁。”小廖气愤得把扑克摔在地上。

“我也不打了。”中毛也扔下了扑克。我莫名其妙地苦笑了一下,像被传染了似的,骂了一句:“娘希匹!”

“他妈的,真是头吃人的老猪!”小廖苦丧着脸大叫。



吃中饭时,我们很不幸地碰到了新邻居的那头“老猪”。“老猪”头梳得油光水亮,一个高鼻梁顶起很高的男子味。

“他妈的,我真想揍扁这头老猪的鹰钩鼻!”小廖一脚踢翻两条凳,疼得他呲牙咧嘴。

“钩鼻子有什么用,就会钩婆娘,这小妞以后准没好果子吃。”中毛气急败坏地进行分析。

“唉-----”我别无选择,只有叹息。



“新邻居”就这样被“老猪”叼走了吗?

不知怎的,我们几位的心至今还一直在隐隐作痛。

(1996年在乡下中学任教时所作    载《扬帆文学》)

隔壁有个她(纪实小品原创) - 艾叶米果 - 清香的艾叶米果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